专访王颂教授,一同聊聊日本近代佛教名人的那些事(一)

因缘殊胜,在之前六祖寺参访团的日本之行中,登觉法师对王颂教授有过一次非常精彩的采访,当时由于篇幅有限,无法将其所有展现给大家,很多朋友看完后觉得意犹未尽。   后续我们将采访录音整理后,将其全貌展现给大家,本文将分为三部分发送,内容涵盖了日本佛学近代名人镰田茂雄、铃木大拙木村清孝的一些介绍及故事,以及简述了日本佛学、日本文化的发展历程和特点,内容生动有趣,看完后可以说对日本的佛教和日本文化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了解。

访谈记录

王颂教授: 我先把我留学的经历说一下,我是1997年到日本,当时进入的是日本国际佛教学大学院大学,这是一所在东京很小的学校,但这个学校很有特色,当时学校的老师有平川彰先生,原石先生,还有著名的中国佛教史研究者镰田茂雄先生,所以,我是想追随镰田老师,开始读《中国佛教史》。

当时,镰田老师在中国已经非常的知名。他的《中国佛教简史》系列可谓非常精彩,较为遗憾是当时镰田老师计划写8卷,但是只完成到隋唐佛教,只出了五卷,这是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 出版以后,当时可以说在中国也是洛阳纸贵,很多人都把这个书当作教科书看。所以,我上大学的时候看过这本书,后来我知道镰田老师这个学校正好招生外国留学生,因为这个原因我就去这个学校留学了。   然后,留学以后,镰田老师还正在写他的《中国佛教史》,他已经写到隋唐这一卷了。他实际上正在写宋代这一卷,这就是说日本学术界、一个人完成这么一大部头的佛教史,他是唯一的一人。   以前都是集体编撰,因为学者他们的所长各有不同,有的人研究魏晋南北朝佛教;有的擅长研究唐代,跨度这么大的学者没有,所以镰田老师应该说是大家公认的一个博学的大家,在中国佛教史领域他的视野非常广博。   所以,镰田老师当时正在写宋代,他给我选博士论文题目,就是宋代的,他正好在研究宋代,我也研究宋代,他正好指导我,然后加上他又是华严学的大家,所以他给我选的就是《宋代的华严思想和历史》,因为这个研究的很少。   镰田老师的代表作,除了《中国佛教通史》,这本书台湾已经翻译出版了,除此之外,他是华严学大家,他的两个代表著作,一个是研究四祖澄观的;另一个是研究五祖宗密的。所以,这两位祖师他都各写了一本。

然后,二祖智俨祖师的研究是谁写的呢?是我另外一位老师木村清孝写的,写了一本很厚的书,专门研究华严宗智俨祖师的。但是,三祖法藏祖师是另外一个驹泽大学的老师,也是镰田老师的学生,名叫吉津宜英。他是专门研究法藏的,所以唐代的这几位祖师——华严五祖,基本上他们都给写了专著了。所以我老师说,你干脆研究宋代好了。   宋代日本学者研究的较少,世界范围内研究这方面的也教少,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所以我的研究方向,应该是我的老师帮我确定的。但是后来很遗憾,我是1997年入学,2001年我的老师因为癌症,突然辞世。当时大家感到很意外,为什么?因为镰田老师他的身体非常好。他不但是个学者,还是武术家,他是禅宗临济宗的僧人。   他从小受到禅宗的影响,因为日本的武士道跟禅宗关系很密切,他是合气道,他是合气道段位很高的一位选手,如果说柔道的黑带,他就相当于柔道的黑带九段的选手,段位很高。所以大家都认为他身体很好。

他学习研究非常勤奋,他的时间全部用在学术上,没有什么交际,其实人很豪爽,他喜欢喝酒。为了节省时间,比如他和谁见面了,要喝酒,他们就在车站自动贩卖机上买酒,不用小菜,两个人就干,喝完酒就走,他这个性格很豪爽,有武术家禅者的气度。所以大家都很惊讶,镰田老师得了癌症,很快就恶化了,2001年去世,当时中国、韩国、日本佛教界都哀悼他,他跟韩国很多老先生都是他的朋友。   虽然他在东大教学很多年,他带的学生好少,我也很有幸,可能我是他唯一一个中国关门弟子。因为他在我们学校只收了我一个中国留学博士生。   当时,有一个“中日佛教学术会议”,一共开了十届,之前秘书长一直都是镰田老师,日方的团长中村元等等,都是非常有名的学者。镰田老师他负责组织,中方的秘书长是杨曾文老师,所以,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中日佛教学术会议”影响很大,早期的中日交流主要就是这个会议。所以对镰田老师大家都比较了解,所以他对中国非常友好。

举个例子,他去世后,他所有的藏书都捐献给“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而且他不但把这书捐了,九十年代末,中国经济还比较落后,他不但捐了书,还捐了所有的邮费——捐了一大笔钱,当时一百万日元。因为书很多,他提前把钱委托给他家人,说如果我去世以后,这个钱就作为邮费。 所以镰田老师去世,中国佛协也都纪念他,而且中国社会科学院赠予他名誉博士学位等等,从八十年代一直到九十年代末,镰田老师是2001年,他是非常知名的日中交流友好人士。

登觉法师: 很难得,应该是非常重要,像赵朴老师,他们都很熟悉。  

王颂教授: 包括当时佛教界的这些领袖人物,都跟他关系很好,因为他既是学者又是僧人。他是佛教界很活跃的人。  

登觉法师: 镰田老师他属于哪一个宗派呢?  

王颂教授: 临济宗。他临济宗那一个派,我不是很熟悉,应该是妙心寺派我不确定。他的寺院在镰仓,靠海的地方很美,他年轻的时候跟铃木大拙学习过。登觉法师: 铃木大拙也算是他的老师。  

王颂教授: 虽然不是在大学里教他的老师,大学本科是在驹泽 ,但是,铃木大拙是他佛学的启蒙老师。  

登觉法师: 佛学上的老师。

王颂教授:在中学时代就跟铃木大拙学坐禅了,所以他的佛教修养也是很深厚的,比较可信。我见到他时,已经是他晚年了,所以,后来没有很长时间追随他。虽然我追随镰田老师只有四年,但他对我的影响很大。  

登觉法师: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你也算是他的关门弟子,这非常了不起,令人赞叹了。  

王颂教授: 当时我到日本,一年以后日语渐渐适应一些,镰田老师就推荐我去找木村清孝老师听课,因为镰田老师原来在东京大学,他退休以后到我们学校去教书,然后木村清孝老师当时还在东大教书。因为木村老师也是研究华严的,所以他推荐我去听木村老师的课,也等于跟木村老师认识很长时间了。   后来,镰田老师去世以后,正好这个位置空出来了,我们学校招聘,就邀请木村老师来任教,我的博士后期指导论文,就是木村老师给我指导的,整个博士论文的构思是镰田老师给我定的方向,最后定稿、答辩都是木村老师做的,所以他们两个都是我的恩师。  

登觉法师: 你是在东京大学?  

王颂教授: 木村老师当时在东大,我是在东大听课,东大的很多老师我都很熟悉,都上过他们的课。

我毕业以后,木村老师还当过我们学校的校长,然后木村老师是曹洞宗的僧人,他和镰田老师不是一个宗派,而且他是曹洞宗地位比较高的一个僧人,前些年他还是宗委会的委员,他当我们学校的校长以外,我们去过总持寺派的鹤见大学,当过鹤见大学的校长,所以他在曹洞宗地位很高,他的研究呢?他写过《中国华严思想史》也写过智俨的《早期中国华严》这都是他的代表作。

登觉法师: 专门研究华严。  

王颂教授: 他的著作也很多,有四五种,他还主持很多佛学研究的一些大的项目,他在日本学术界应该是德高望重,他曾经两度担任日本印度学佛教学会的理事长,这是比较少见的。

登觉法师: 两度担任日本印度学佛教学会的理事长,很厉害的,一般只能当一届。  

王颂教授: 曾经两度担任日本印度学佛教学会的理事长,后来换一个会长以后,又邀请他,大家觉得他德高望重,请他再度出山,这是很少见的。   他的寺院在北海道,木村老师和镰田老师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对中国以及亚洲其他国家留学生都非常友好,镰田老师的学生不多,但是木村老师的学生非常多,他的学生现在任教的、中、日、韩加起来应该有近二十位。  

登觉法师: 非常厉害!  

王颂教授: 我们拜访的东京大学的主任蓑轮显量教授是他的学生,相当于我的师兄,还有好几位老师,他日本任教的学生大概有近十位,中国留学生有我、张文良、陈继东、池丽梅都是他的学生,韩国的就更多了,台湾地区的也有,在整个东亚地区是有影响的。

韩国也多次邀请他,作为权威学者演讲,给他很高的礼遇,但他人很谦虚,看起来像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他在佛教界、学术界地位很高的,他创立了“东亚佛教研究会”,“东亚佛教研究会”在日本还持续的活动,这研究会有二十年的历史了。

登觉法师: 主要是在东京吗?还是在全国?  

王颂教授: “东亚佛教研究会”的总部是在东京。但是,参会人员是全国的,当然也包括海外的会员,他的会员有几百人,日本研究东亚的基本都是会员。   当年,木村老师培养我们的时候,前几年他到北京来,我们请木村讲座,请他吃饭,当时也有韩国的同学来,木村老师开玩笑说:“当年我培养留学生的时候,没想到中国和韩国发展会这么快,我现在因为你们而感到自豪,这对我算是一个回报吧。  

登觉法师: 真了不起,这位老师现在到什么地方都有饭局。

资料补充 镰田茂雄

日本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国际佛教学大学院大学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名誉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佛教研究中心名誉研究员镰田茂雄先生,镰田教授以研究中国华严宗和中国佛教史著称,在研究中注意结合中国社会的历史环境来考察中国佛教的发展和民族特色。 著作宏富,主要有:《中国华严思想史的研究》、《宗密教学的思想史研究》、《中国佛教史》第一至第六卷、《中国的佛教仪礼》以及《朝鲜佛教史》等,还编有《华严学研究资料集成》、《禅典籍内华严资料集成》等。 镰田教授一生为为推进两国佛教学术交流,增进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做出了重大贡献。在1992年郑重立下遗嘱并向有关机构付款签约,委托在他百年后将他收藏的全部图书捐赠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 并决定在1985年纪念创刊90周年之际与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在京都联合举办两国佛教学术会议。每两年轮流一次,至1999年已经召开了8次,为推动中日两国的佛教文化交流,友好相处,鞠躬尽瘁,功誉显著。 铃木大拙

(1870~1966),世界禅学权威,日本著名禅宗研究者与思想家。曾任东京帝国大学讲师、大谷大学教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等职。在镰仓圆觉寺从著名禅师今洪北川开始学禅,曾从事佛教典籍的英译和西方哲学、神学著作的日译,熟悉西方近代哲学、心理学等方面的成就。多次到美国和欧洲各国教学、演讲。晚年赴中国进行佛教实地考察。

一生著述宏富,除日文著作外,并用英文写作了大量有关禅宗的著作,在西方思想界引起了强烈反响。研究内容除禅宗思想外,还包括华严、净土等佛教思想。1970年在其百年诞辰时,日本编辑出版了共有32卷《铃木大拙全集》。 木村清孝

日本佛教知名学者,专研《华严经》。一九六三年东京教育大学文学部毕业,先后任教于中央大学、东京大学,曾任职于鹤见大学校长。一九七五年以‘初期中国华严思想之研究’获文学博士,现为东京大学名誉教授。 王颂

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博导,北京大学佛教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宗教学会理事、中华日本哲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大学学士、硕士,日本国际佛教学大学院大学博士。  本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