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闲谈,一起说说日本佛教的特色和传承(二)

王颂教授: 谁也没有想到现在中国发展这么快,有一些事情我们还可以做一点贡献,尽一点力,他很高兴。所以,他当时培养我们的时候,他也希望我们这些留学生,能够把佛学研究发扬光大。当时,中国、韩国不仅经济上比较落后,在佛学研究方面也是比日本落后。因为日本传播很悠久了,研究人员又多。   像印度学佛教协会的会员是所有人文社会学科里边是最大的学会,他的会员有两千多人,没有其他的学科比他的人数多,这是比较特殊的,其他任何国家都没有的。因为他这个基数大,他的会员不是谁相当会员就当会员的,他的要求是高年级博士生才可以入会,所以你想这个基数有多大,他这个博士以上的从事佛教研究的至少有两千多人。

觉和尚: 是专业的。  

王颂教授: 这个人数全世界肯定是第一的,毕竟他的佛教人口很多,按照日本的门、部、省、还有宗教厅,专门管宗教的他们统计,日本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声称自己是佛教徒。   比如有的人有宗教信仰,你问他信什么?他信佛,但是他不一定都参加宗教活动,这个数它可能是泛泛的,这个也很厉害,百分之八十都是,热心的佛教徒至少也在百分之五十,就是各种跟佛教信仰有关的传统宗派都算上,百分之八十的人口,这是很大的基数,所以佛教在日本影响很大,它从历史到现在,在文化、政治方面,包括老百姓日常生活方面,都有很大的影响,他们的语言词汇都是佛教词,比如他们说的老公、我们讲的丈夫,他们就叫旦那。

觉和尚: “旦”那就是中国的词。  

王颂教授: 古代的时候重男轻女,因为是老公养活老婆,所以把自己的老公都叫旦那,这个词都是佛教的。

  觉和尚: 这是佛教的。  

王颂教授: 所以,我感觉到这儿来,除了学习知识以外,深切体会到佛教它这个方方面面,觉得还是很有收获的。  

觉和尚: 其实日本佛教,有他自己独特的一些特点了。虽然是中国传过来的,但是,它实际已经形成自己相对独特的特色、特点。

  王颂教授: 镰仓时代以前,相当于我们国家宋元时代,以前主要是引进、消化吸收中国佛教,它对中国佛教是忠实继承,镰仓时候已经是民族化佛教教派已经兴起了,它经过很长的消化过程。

镰仓时代,诞生了很多日本特有的宗派,比如净土真宗、日莲宗、时宗,这些都是日本特有的。即便是临济宗、曹洞宗传到日本以后,它也有日本化的转变,但是总的来讲,完全是日本的就是真宗、日莲宗、时宗等等,这些完全是日本化的。

觉和尚: 已经形成它自己本土的宗教特色。包括现在新兴的这些宗教,更加是它本土形成出来的。  

王颂教授: 日本佛教传统的一面它保持的很好,创新的一面也有,很值得我们研究,比如传统的现在的奈良和它古代叫南都,奈良的宗派完整保存了我们国家唐代佛教的面貌,比如律宗我们国家鉴真大师传过去的,它基本上原汁原味的中国的,它的建筑、华严宗,都是纯粹唐代建设的。

然后,镰仓时代他引进了临济宗、曹洞宗,这是我们国家宋代的白莲禅社,它的建筑去奈良一看完全不一样的,它是我们国家宋代风格的,京都还有一个黄檗宗,是隐元禅师传过来的,中国没有黄檗宗,中国黄檗就是临济的一支,它不独立的。但是它为什么在日本单成立一个宗?因为他引进的是明代的临济宗。把我们国家慢慢的演变、演变成现在的样子。 明代的禅宗和宋代已经很大的不一样了,无论是从建筑、服侍、甚至一些法语、一些修行方式都有变化了,所以到日本原来临济宗说,你这不是我那个,后来将军就允许他们建立一个独立的宗派。   所以,他们有保持我们国家明代的原汁原味,所以这个很有意思,所以我说日本佛教是中国佛教的博物馆,你想看历史佛教就到日本来看。 在我们国家是整体的在演变,每个朝代都会有所变化,所以后世来看就感觉到变化了,但是日本不会,传承很坚固。他们的读音至今仍旧保留着那个时代的。

  觉和尚: 他应该有时是唐音,有时候唐宋又有变化。

王颂教授: 唐音他们又叫做汉音,因为唐音是西汉一代的、古代长安、洛阳一代的口音,北方口音,无音是六朝的南方口音,日本人读经、做事非常认真,他跟那一个师父学的他就照着念,所以每个派他是音读,念心经仔细听他的发音是很不一样的。 专业人才能听得懂,包括它的无音、佛教的日语和一般的日语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在日本读书的时候,我们都要学佛教汉语——佛教汉文,实际是佛教古日、古汉语的读法。  

觉和尚: 应该是古汉语读法。  

王颂教授: 跟一般的古汉语读法还不一样,所以研究佛教实际上在日本门槛挺高的,一般的日本人也不见得了解,因为它有好多读法都不一样。比如我们的大门,日本写作正门。正门佛教的读法跟普通的读法是不一样、发音不一样,就是您说的音不同。

觉和尚: 它不同朝代,包括我们不同朝代,虽然文字相同,但读法又不同。 然文字相同,但读法又不同。

王颂教授: 所以,日本专业学者、包括僧人对这个很在意,你说个名字,专有名词,他就知道你有没有了解这方面的文化了。

  觉和尚: 很专业!

  王颂教授: 是的,如果你了解,读的不一样,好多和尚的名字他的读法很特殊,跟一般的读法不一样。  

觉和尚: 相当于我们以前的古汉语的发音,在这边他能够很好的保存下来,尤其是西方。  

王颂教授: 他有很多的发音,跟我们南方的有一些语言很接近,我们古代有一个音译词,比如“般若波罗蜜多”,日语是读作“帕拉帕拉米塔”,他跟梵语很接近,其实它是保留了中国古代的读音。

  觉和尚: 我们现在的音已经不同、已经不一样了,所以咒语方面尤其是要用古音,不然的话咒语就读错了。

  王颂教授:读错就失去效力了,所以真言宗就很强调这个,这就是你的读音一定要读对,真言宗的读法也是好几派,它为什么分派? 也是传承,是师父教的,他一定要读这种音才有意义,你要用现代日语读就不是这个声,用现代汉语读也不是这个声,他“nuo”读做“啦”。

  觉和尚: 就是“啦”,准确一点也是念“啦”。  

王颂教授: 梵语这个词就是“啦”,一个卷舌音——“啦”

  觉和尚: 包括心经的咒语也是。

王颂教授: 帕拉米塔。他们研究中古汉语读音的,好多就是中国佛经的读法研究的,原来我们学校中文系有个老师,他就研究过这个,基本上是有确定的证据,证明和中古汉语读音是一致的。  

觉和尚: 这个蛮好的,包括我们一些中国的读音,一些发音在地方语言还存在,粤语、闽南语。  

王颂教授: 日语普通日常生活的读音和上海、浙江的语言,汉字读法接近,但佛教的就比较复杂,它由于不同的支派,有的是从长安传教回来的,有的是从南方传的不一样。

  觉和尚: 是这样,这个挺有意思的。  

王颂教授: 所以我们老说,它是中国佛教的博物馆。我们密教,唐密一混乱,唐密失传了。实际上日本的真言宗,它叫东密,它为什么叫东密? 在东京的东寺是天皇赐给空海的,永远作为他的大本山——真言宗的一个寺院,所以它叫东密。

天台宗的密教叫台密,这两个都从中国不同的地方传来的,都叫密教。它保留了这个特点。所以,他们比较自豪,就是金刚界、胎藏界、苏悉地界,三大秘法他们都有,我们后来基本上失传了。

觉和尚: 后来应该是隐没了,他有可能是极少的范围内是有传,但实际是非常的隐秘。  

王颂教授: 您说得对。因为密教的仪式作法很重要,而这个仪式作法,不是你有一个小寺院能干的事情,为什么密教都是由上层的统治者支持,过去都是宫廷、贵族、坛城、包括佛都需要经费的,不是一般人能做,所以唐代也是宫廷法事做得多,有的规模很大,有几百、甚至上千僧人诵经,供养不是那么简单能做的。   唐末一混乱,这些僧人就散了,虽然在小范围内流传,一些大的法他们就做不起来了,我想是这样的。但是后来日本一直支持他们,所以他这个保留得较为完整。

  觉和尚: 有些仪轨、仪式这种。

王颂教授: 因为他不是一个单纯的个人修行,密教讲就即身成佛,他当时就有法力,不是你自己一个人就能做的,不像禅宗打坐,一个人就可以修,密教一个人是不可能的。

觉和尚: 他有六大四慢,日本佛教史这方面的研究有哪些比较权威的学者?

王颂教授: 中国只有两部日本佛教史,用汉语写的,杨曾文老师写一部,我写一部,只有这两部。因为我们对日本佛教研究实在不够。  

觉和尚: 应该是不够。

王颂教授: 它这个有一定的难度。  

觉和尚: 你起码要过语言关。

王颂教授: 日本佛教的语言,比较难读的,学日语他的不懂佛教,懂佛教不一定懂日语。

王颂教授: 这需要和日本学术界、僧界有深度的交流,对于他们的情况下有更多的了解,因为它确实是比较复杂的,他一部分是继承;一部分是创新的,他的一些民族教派,很多资料他都是用古代日语写的,他不是用汉文写的。   像真宗、亲鸾,亲鸾写的著作影响也很大、很有名,亲鸾研究最主要的资料是什么呢?是他跟弟子弟子的通信,这是最珍贵的。 他有写日记的习惯,他也喜欢给弟子写信,因为亲鸾在世的时候,他和他的教派都是受迫害的,他终其一生都是受迫害,包括日莲,他是后来实力才被承认。

觉和尚: 他的弟子也慢慢扩展、扩展……

王颂教授: 扩展、扩展……然后终于被认可,就跟基督教早期原来是被迫害的,后来一下发展壮大起来的。他当时是被迫害,所以他跟弟子都是颠沛流离、分散在很多地方,他们没有固定的教团和活动的地方。

  觉和尚: 这个是很难得的,相当于是他开创方向,确实会往这个方向发展,历史的因缘会往这个方向发展。

王颂教授: 所以他的很多思想都体现跟他弟子的通信,因为他没法跟弟子公开来天天开示,但这个不利的条件倒成了有力的条件了,如果你真开示就留不下来了,他说完就完了,弟子记了就记了,没记就算了。 历史上很多伟大的禅师、佛学家,他可能说了更精彩的话,但是没有记下来。

觉和尚: 现场开示。  

王颂教授: 但是,亲鸾的特点他写成信了,所以他的研究资料很重要的,日本学者说这个你要整理起来很厉害,中国学者很少做这个,难度很大。  

觉和尚: 相当于日本的古日语,很多人更加难度。  

王颂教授: 而且他讲了很多的事情,你要不了解背景不懂。

觉和尚: 日本佛教真的很值得去研究,因为日本民族本身文化、这种包容性就非常强,他既很好地保持了传统的东西,包括手工业者、百年老店,很正常的都是几代人,但是又有这种创新、又有融合西方文化的接收,这个其实很值得去研究的,其实他传承和接收的都很好。

王颂教授: 所以日本学者老讲,以前我们觉得他这个讲法有点民族主义成分,我们不太认可。现在我们也认可了,什么呢?就是丝绸之路,终点应该是日本,中国又是一个开拓者,我觉得这个说法还是客观的,中国是一个重要的目的地。 但是经过中国的改造,一些文化又传到日本,其实对日本也直接发生了影响,所以他这个古代文化交流是一条完整的路线,所以我们看到像您说的它对外来文化的吸收,从古代开始,不光是现在。

 本节完